<tt id="czxq2"></tt><menu id="czxq2"><var id="czxq2"></var></menu>

  • <meter id="czxq2"><delect id="czxq2"></delect></meter>
        1. <mark id="czxq2"></mark>
        2. <code id="czxq2"><u id="czxq2"></u></code>

          <small id="czxq2"><delect id="czxq2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3. <label id="czxq2"><button id="czxq2"><div id="czxq2"></div></button></label>
        4. <mark id="czxq2"></mark>

          首页>委员风采

          大鹏一日同风起——对话全国政协委员、大型运输机“运-20”总设计师唐长红

          2019-03-10来源:人民政协报
          A- A+

            重器解读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航?#23637;?#19994;代表着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,同时也是拉动制造业增长的重要经济引擎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最大起飞重量超过100吨的运输类飞机,一次航程达到几千公里的军用飞机,或乘坐达到100座以?#31995;?#27665;用客机,都被归类为大型飞机。其强大的运输能力和战略投送能力,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国防力量的作战效能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目前,我国国产大飞机有著名的“三剑客”,即大型运输机运-20、大型客机C919、水陆两栖飞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机AG600,集合了最大起飞重量大、最大载客量多、最大航程远等优势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国产大飞机凝聚着中国智慧,承载着中国梦想,它们的成功研制,开启了中国从航空大国迈进航空强国的征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批评的意见往往是更宝贵的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,鹏之?#24120;?#19981;知其几千里也。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作为目前中国大型飞机家族中的“长子”,大型运输机运-20有个充满古意的名?#37073;?#40114;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2000多年前《庄子·逍遥游》所构建的自由精神世界里,这种传说中的神鸟身形至大、飞行至高。放在中国文化语?#25345;校?#25165;能体会这个名字所寄托的深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现实中,这个名为鲲鹏的“大个子”长47米,高15米,两翼展开达50米,最大起飞重量220?#37073;?#36733;重超过66?#37073;?#33322;程大于7800千米。它可以在复杂气象条件下,执行各种物资和人员的长距离航空运输任务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记者:鲲鹏是一个好听的名?#37073;?#24590;么会想到为中国第一架大型运输机起这个名?#37073;?br />  
            唐长红?#21644;?#38431;从一开始做的时候,就想了很多的名字。就像孩子一样,承载着期望。取一个吉祥又富有寓意的名?#37073;?#24076;望我们的飞机可?#21592;?#36127;青天、翱翔万里。(停顿了一下)网友起的名字更亲切———“胖妞儿”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记者:您平时?#19981;?#36890;过网络了解网友的想法吗??#19981;?#21548;到一些批评的声音、看到一些批评的意见吧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唐长红?#28023;?#24819;了想,声低语缓字句清晰)批评的意见往往是更宝贵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们总希望做一个国人都?#19981;?#30340;大飞机。能研制大飞机,这不单是航空技术?#31995;?#36827;?#21073;?#26356;多承载着国人的期望。国人希望有更强大的装备,更好的飞机,网友群体中主要是这种成分的表达。还有一些建议是具有航空基本知识、对比国外情况或结合了个人的经验和思考,我们非常关注这些意见、建议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?#23548;?#19978;,大飞机这样大型航?#23637;?#31243;的设计,每一型飞机就是一次创新,我们希望它能够汇集更多人的智慧和才华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体现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2007年,中国宣布研制大型飞机。此前一年刚发布的《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(2006-2020年)》中,大型飞机被确定为“未来15年力争取得突破的16个重大科技专项”之一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研制大型飞机,不仅是提高国家自主创新能力、增强核心竞争力的重大战略举措,也是国家工业、科技水平和综合实力的集中体现。但国际社会普遍怀疑: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一个还在用农药机的国家,怎么能造出大飞机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一个连百吨飞机还没有的国家,怎么可能拥有大飞机的技术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一个30多年没有研制大飞机的国家,怎么可能完成这样的工程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老牌航空强国美国研制C-17用了14年,?#20998;?#30340;A400M光论证就花了10年之久。中国航空为大飞机制定了5年定型、8年交付的任务目标,难度?#19978;?#32780;知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记者:一般重大工程?#19979;恚?#20250;经过一个比较长的过程。同样,大飞机的论证、决策、建设、运行也有着复杂的历程。您能介绍一下背景和过程吗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唐长红:具体的过程很复杂,几起几落,过去?#27982;?#26377;做成。中国航空从仿制到自主研制,走了一条非常艰难的路。毕竟投资很大,决策层次很高,每次?#35760;?#21160;了很多方面的关注。研制大型飞机,历史?#29486;?#36807;很多尝试,有失败的教训,也有一些是能力不到,还有一些是希望和国外?#29486;鰨?#20294;最终都不了了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运-10下马后,我们曾经希望和德国?#29486;?#30740;制中型喷气式支线客机,那会儿叫MPC-75,结果很早就结束了。我们也曾经启动了AE-100飞机,几年后又下马了。所以这一次大飞机的航?#23637;?#31243;,确切地说,是?#25345;?#22830;的重要决策,集中了国家的优势力量,体现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记者?#21512;?#22312;有人说,如果多少年前我们不停止研制大飞机,今天中国的航空发展将会是另一番景象。对这种观点,您怎么看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唐长红?#21644;?#21069;再推30年,我们整个国家的产值连现在一个省都不如,养活人都困难,还要做这样那样的大工程,其实是非常困难的。造大飞机要花那么多钱,从哪儿来呢?也没有那么多的人和技术力量。国力不到,?#34892;?#23601;是做不出来,逞强也没用。雄心勃勃不见得能够成就事业,必须遵?#23637;?#24459;办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们都学过数学,数学里有很多公?#21073;?#27599;一个公式都是一种解决问题的工具,?#34892;?#24037;具本身是唯一的。好比不掌握开?#21073;?#23601;不知道2的开方是1.414。如果没有这个工具,就解决不?#33487;?#20010;问题,甚至问题本身都无法描述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对于搞科学技术的人来说,?#23548;?#24456;重要,把?#23637;?#24459;很重要。?#34892;?#24322;想天开,可能得不到结果?#25381;行?#25166;扎实实地做,可能也得不到结果。所以要去研究。研究什么呢?无?#20392;?#20214;事: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前人没有揭示的规律,我们揭示了,这叫发明;前人没有做出的工具,我们做出来了,这叫创造;前人使用的办法,我们使用更巧妙的办法,这叫提高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就好比如果没有缝?#19968;?#20570;?#36335;?#23601;很困难;有了缝?#19968;?#24037;作方式?#22836;?#29983;了变化。所以首先要造缝?#19968;?#36825;就是创造。缝?#19968;?#26159;什么样的?我相信古人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会是今天这个样。?#23548;噬献?#19968;型飞机就是一种创造。不光是飞机,包括飞机里很多的系统、设备、材?#31995;取?br />  
            “这是对一个国?#19968;?#30784;工业的‘集体考试’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中国国土自西向东呈高中低的阶梯分布,海拔差超过4000米。从南往北又有以?#25945;?#22823;?#26377;?#25104;的天然阻隔,两个轴向?#31995;目?#24230;超过5000公里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随着中国越来越深入到一体化全球经济体系中,中国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有着海外利益需要维护。单靠陆路进行跨区域调动,显然不如利用空中运输、增?#31354;?#30053;调动便捷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从上世纪70年代起,航空强国开始结?#29486;?#36523;?#23548;?#38656;求?#22836;?#23637;愿望,研制大型运输机,俄罗斯伊尔-76、美国C-17等相继问世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对中国而言,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大型运输机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记者:以运-20为例,请您谈谈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大型运输机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唐长红:大型运输机要满足装备、货物、人员的运输,这是一个重要的交通工具。首先机体要大,尽可能地运载各型装备,同时也有利于在抗?#26234;老?#31561;领域中发挥更大的作用。其次,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,中国现在有着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多的海外利益需要维护,这就对速度和航程也有了要求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记者?#21512;?#36739;30多年前,此时中国大飞机再次?#19979;恚?#26080;论是技术角度还是经济实力都成熟了不少,但还面临哪些?#20064;?br />  
            唐长红:任何一型飞机肯定是当代产品,具有很强的时代特征,必须?#20174;?#29616;实科学技术的发展,都是这个时代技术的综合成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C919大型客机工程与运-20同期?#19979;恚?#22240;为用于商用,可以在引擎、航电、飞控、起落架等子系统选型上选取国外成熟装备。但运-20以满足军用任务为出发点,必须将关键设备全部立足国内,自主化程度很高才能确保今后的列装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从这个角?#20154;担?#30740;制会涉及空气动力学、材料科学、机械制造、通信导航等几百项专业专题。研制一架大型运输机,就是对一个国?#19968;?#30784;工业的“集体考试”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强国赖重器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不同于以往研制飞机所采用的“一院一所”模?#21073;?#36816;-20团?#37038;?#19968;个集全国最强研制力量的超强“战队”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主体设计任务在“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”,西飞承担机身和机翼和全机最后总装,成飞承接前机身制造任务,陕飞承担含尾舱门的后机身段装配任务……“一院六厂”为核心,负责飞控、航电、燃油等分系统的200多家院所机构参与,还有国内上千家供应商维持各项零件及原材料供应?#30784;?br />  
            要让这支遍布全国、人数超过30万的团队在同一目标下“同步”,离不开革命性的突破——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全线推行MBD(ModelBasedDefinition,基于模型的)技术。这种协同技术将所有的尺寸、公差乃至物料信息集成到相应三维数字模型中,在设计人员与施工人员间建立统一数据体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推行在线关联设计技术。这一技术通过引入骨架与接口的概念,在上游设计人员与下游设计人员间实现了设计迭代过程的无?#37038;?#20132;互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同时,各院所?#24067;?#31995;统通过进行升级,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数字化一体协同研制?#25945;ā?br />  
            记者:在中国航空领域和历史上,为一个型号凝聚起如此数量级的?#28216;?#27604;较罕见。要让这样一个庞大的团队发挥出真正的实力,总设计师处于什么样的?#24039;?#24037;作中要承担怎样的职责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唐长红:举个例子,要盖一个房子,需要木工、电工、泥水匠等。木工里,又有专门做桌面的、做桌腿的,他们的上一级负责把桌面和桌腿组合起来。如果桌腿没做好,是具体木工的责任。如果做好了桌面和桌腿,装不到一块,就是安装人员的责任,这个人就要负具体的技术责任。这么一级一级装配上去,最上面的就是总设计师。往往有人把总设计师理解为一级官员,?#23548;?#19978;不是,总设计师是一个具体的工作者,有他主要的职责,该画的图得画,?#31859;?#30340;事?#31859;觥?#21482;是层级不一样,技术上要负很多的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作为技术牵头的,要能把握?#36739;潁?#26356;要能明确路径。比如我看一个人很行,于是在他身上寄托了很大期望,事实上由于他努力的效果不尽如人意,使得全局出现了问题。如果我对一个人寄托的期望很小,这个事做完了还没有充分发挥他的作用,这会是一件很遗憾的事。总设计师要把握的不仅仅是方案、想法,更重要的是要在研制过程中,推动相关技术的发展和团队的成长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一项大的系统工程、一型大型装备,往往是很多人聪明智慧的集成。凝聚他们,不是把他们组合起来,不是把他们放在一堆,也不是说看到今天,还要想办法看到明天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一个坚强有力、凝聚力强的团队非常重要,不仅造飞机需要,国家也同样需要。研制大飞机是一个投资大、难度高、历程长的难事,为什么国家要花这么大力气去研制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强国赖重器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曾在乌克兰的一个城市边缘地带拍过一张照片,上面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,穿?#40527;?#30382;大衣、看起来非常的尊贵,但却在那里卖小菜。看着这张照片,?#39029;?#24120;会想:一个国家在动荡之中,人民会经历怎样的遭遇?!

          版权所有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京ICP备08100501号

          网站主办:全国政协办公厅

          技术支持:央视网

          极速赛车2攻略
          <tt id="czxq2"></tt><menu id="czxq2"><var id="czxq2"></var></menu>

        5. <meter id="czxq2"><delect id="czxq2"></delect></meter>
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czxq2"></mark>
              2. <code id="czxq2"><u id="czxq2"></u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<small id="czxq2"><delect id="czxq2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      3. <label id="czxq2"><button id="czxq2"><div id="czxq2"></div></button></label>
              4. <mark id="czxq2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<tt id="czxq2"></tt><menu id="czxq2"><var id="czxq2"></var></menu>

              5. <meter id="czxq2"><delect id="czxq2"></delect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czxq2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2. <code id="czxq2"><u id="czxq2"></u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mall id="czxq2"><delect id="czxq2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            3. <label id="czxq2"><button id="czxq2"><div id="czxq2"></div></button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4. <mark id="czxq2"></mark>